<pre id="cgksm"></pre>

    <pre id="cgksm"><small id="cgksm"><input id="cgksm"></input></small></pre>
    <strike id="cgksm"><video id="cgksm"></video></strike>

    <code id="cgksm"></code>

      ——中國境外護理服務公共平臺
      首頁 > 新聞資訊 > 熱門頭條 返回

      “媽,我是ICU護士,不是‘擦屎官’!”

      來源: 本站   作者: 管理員   點擊:   日期: 2019-09-30

      摘要:現在的年輕人,別看整天各種佛系各種喪,可在一個地方,是萬萬不敢流露出一點兒負能量,那就是——沒有屏蔽爸媽的朋友圈。否則,就會落得下面這位朋友一樣的下場。↓ ↓ ↓剛一發出,老媽的連環信息就劈頭蓋臉飛過來。一個20多歲的小姑娘,竟然練就了一身為別人“擦屎”的本領…

      現在的年輕人,別看整天各種佛系各種喪,可在一個地方,是萬萬不敢流露出一點兒負能量,那就是——沒有屏蔽爸媽的朋友圈。


      否則,就會落得下面這位朋友一樣的下場。

      ↓ ↓ ↓


      剛一發出,老媽的連環信息就劈頭蓋臉飛過來。

      一個20多歲的小姑娘,竟然練就了一身為別人“擦屎”的本領,說出來真是大寫的尬。可是在同事們的眼里,這事一點也不新鮮。

      深圳市人民醫院創傷中心ICU護士何彬,就是其中一位同事。

      “科里一位小姑娘發的這條朋友圈,我們看了都特別感慨,我們對病人每天都貼身照顧,可是對自己的父母卻幾乎沒管過,給他們剪個指甲都少,想想也挺愧疚的。”何彬說。

      有人說,ICU不是活人呆的地方,但何彬和她的同事們,卻日夜守在這里,而且每天還能輕松突破1萬步。端水喂藥、翻身按摩、打針輸液......一天下來,幾乎沒什么機會坐下來。


      不久前,一個急性腦梗塞的70多歲老爺爺被送進了創傷ICU,已經昏迷多日、大小便失禁,渾身泡在了“金水”里,“床單、被套、床欄、地上,全都緩慢流躺屎尿,味道可以熏死一頭大象!”

      醫生幫他做治療,何彬和幾個值班護士在邊上打輔助,為老爺爺換床、換病服、裝來一盆又一盆的水,反復擦身,毛巾都徹底變了色。

      “都說娶妻不能娶護士,有時下班回家,老公都會調侃我,喲,在ICU擦大便的人回來啦,手洗干凈了沒?”

      但你以為護士的工作就這么簡單?

      40歲的老李,在他生日這天,和妻子大吵了一架,摔門而出......


      人到中年萬事憂,老李回想著過往種種,老婆不理解、朋友不待見,越想越窩囊,走上了一棟廢舊的廠房,站在5樓的天臺邊,準備結束這操蛋的人生。


      “哎呀,那人怎么了?是不是要跳樓?”
      “大哥,別想不開,快下來!”
      “快快快,趕緊報警,打110!”
      ......

      老李醒來時,已經是兩天后,他迷迷糊糊聽到“嘀嗒嘀嗒”的聲音,他用手指掐了掐自己的大腿:“嗯,活著,很好。”

      也許命不該絕,老李掉下來的時候,并沒有傷及要害,只是受了點皮肉之苦,他被送到了深圳市南山區人民醫院創傷ICU病房,由何彬和她的同事們負責照看。

      他不知道的是,剛才他捏腿的小動作已經被盯上了。護士臺前的屏幕,“監控”著患者的一舉一動,火眼金睛的護士,總會在第一時間發現異常。


      “人現在是一個什么狀況?”
      “已經醒過來了,沒什么大問題。”


      人們都以為,ICU是最危險的地方,進來的人都是九死一生。但其實,“最危險的地方,也是最安全的”,因為這里的醫護人員技術都很高超,設備都很先進,而且是24小時不間斷的監護。

      在ICU里,老李吃喝拉撒都有人管,醒著的時候還能找護士小姐姐嘮嘮嗑,小日子別提有多美了。

      檢查指標一切正常,醫院通知家屬,“可以轉到內科病房了”,沒想到,老李突然又“暈”過去了,怎么都叫不醒.....

      碰到這種情況,我們只能等,等待合適的時機。在ICU,很多時候溝通比治療更重要,遇到不想走的病人,我們也不能直接戳穿他,只能慢慢安慰和鼓勵他走出去。


      ——何彬


      “姐姐姐姐,我要喝水。”
      “姐姐姐姐,我要尿尿。”
      “姐姐姐姐,我背后癢......”


      病房的“團寵”小數歪著頭“深情”地呼喚護士姐姐,聽到呼叫的護士們,都圍了過來。

      12歲的小數因重癥肌無力住進了醫院ICU病房,這是一種先天性的神經系統疾病,肌肉會不聽神經使喚。媽媽心疼他,從小開始,孩子想吃什么就給什么,加上沒有運動,到了12歲,孩子的體重已經超過了200斤。

      每次發病,小數都沒辦法走路,吞咽口水都變得困難,稍不留心就會嗆到,呼吸機也不起作用。

      要照顧好這個“重量級”的小男孩,護士姐姐們的任務特別重。


      一個常規的翻身操作,到了小數這兒,就得四五個人觸動,當班的護士都得過來搭把手。

      為了防止肺部感染,這樣的翻身拍背,每2個小時就得來一次,身形嬌小的姑娘們都累得夠嗆。

      翻個身還是小事,如果要搬動呢?怎么才能安全又省力地搬動這類“重量級”病人?何彬開始反復地琢磨。

      有一次,她看到寶寶的餐車座椅后,終于想到了一個點子:自制康復座椅,讓病人坐著慢慢下來,伺候他們下地,再也不用花洪荒之力。

      就是這個玩意

      ↓ ↓ ↓

      康復座椅還在調試階段,有些叔叔阿姨已經“嘗了鮮”。

      ICU沒有普通病房的喧囂,往往只聽得到各種儀器滴滴答答的響聲,病人大部分處于昏迷狀態。

      對于病人的舉止變化,護士們必須更加依賴“眼觀六路”。

      透過護士站的屏幕,何彬發現19床的老人家,在不停地擺動他的頭部。

      “他做了氣管插管,可能有什么不舒服。”

      何彬趕緊走過去,“來,您要能咳的話,咳一下。”

      一根管子從口腔插到氣道,其實是很難受的,所以一定要密切關注他,要看好他的管子,做好他手部的約束,保證他不會亂碰到管子。

      ——何彬

      病人插了氣管,就不能開口說話,那么他們怎么溝通的呢?這難不倒利索活泛的姑娘們。

      過去,醫院針對這類病人做了一套“需求卡”貼在墻上。我想喝水、我想洗臉……想干什么就指指墻上的卡片。

      住進ICU的病人,很多時候沒有親人陪伴在身邊,他們的內心會變得敏感、脆弱,需要日夜陪伴的醫護人員給予心靈的“呵護”。

      但怎么才能讀懂他們說不出來的“心聲”呢?

      “給ICU的病人也戴上語音閥試試吧。”深圳市南山區人民醫院ICU率先引進語音閥幫助病人“開口”說話。

      現在,這里的患者只要神志清楚,戴上語音閥,喉嚨里發出的聲音就會得到“翻譯”,形成模糊的語音,護士們基本能讀懂,再也不用猜“啞謎”了。


      最火資訊

      Copyright@ 2007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護士網隸屬 威海萬方人才合作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網站備案:魯ICP備17006509號-4

      山東省外派護士培訓基地 -官方QQ群:279908486(1000人超級群)、243877850(新群)、82799831、103532698

      電話:4006707779(全國統一咨詢電話) 站長電話:0631-5225621 郵箱:nurse@www.cl306.com

      悠悠电影网